限行限购 我们的“城市病”会越来越重吗?

http://www.0731fdc.com 2011年01月06日 0731房产网 我来说两句(0)

[提要] “用单双号限行、限制购车等方法解决‘城市病’是低级手段。”近日,中国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樊杰研究员,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认为,“中国的城市发展,已经到了必须转型的时候了。”

    “用单双号限行、限制购车等方法解决‘城市病’是低级手段。”近日,中国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樊杰研究员,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认为,“中国的城市发展,已经到了必须转型的时候了。”
  
  记者:如今,城市人口膨胀、交通拥堵等问题颇受关注。您怎么看待这些“城市病”?
  
  樊杰:城市化从来都是有利有弊的。

    如果城市发展路径正确,“城市病”的发生概率可以减小甚至规避;如果发展路径存在问题,“城市病”会越来越重。
  
  如今,不少城市的发展路径就存在严重问题。比如很多大城市在发展过程中,失去了自己的特色与品位,被清一色的钢筋混凝土代替。要知道,当城市发展到一定规模时,再想通过“旧城改造”来恢复特色非常困难。不少城市的人居环境,特别是大气与水环境也在不断恶化。
  
  现在许多城市的规模不断扩大,但城市效率与城市发展之间,其实呈反向关系——当城市变大后,人们上班时花在路上的时间变成了一两个小时,堵车时甚至要三四个小时。这种情况下,用单双号限行、限制购车等方法解决“城市病”是低级手段。就像教育小孩,家长只知道在他不听话时给一巴掌,却不知道怎样从根本上去教育他。
  
  中国的城市发展,已经到了必须转型的时候了。
  
  记者:怎么转型呢?
  
  樊杰:每个城市都应有自己准确的定位,不能太多、太乱。现在有些城市集中的功能太多了,总喜欢把各种各样的功能集中在一块狭小的区域内,既要做商业中心、政治中心、文化中心、教育中心,还要做高新技术研发中心、制造业中心、重工业中心。每一项城市功能都需要巨大的就业人口,而每个功能下面还会衍生出许多分功能。
  
  城市化原本的目标,是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方便、舒适。但是现在很多城市的发展,会从根本上背离这个目标。
  
  另外,在一定区域内,大、中、小城市之间应形成空间与功能上的有机衔接。大城市功能应该得到分解,在大城市带领一群“小兄弟”的格局下,更加突出大城市自身的带动辐射作用。
  
  这种科学规划,是科学家与政府共同的工作,不能由政府领导拍脑门决定。
  
  记者:随着城市规模的日益扩大,大中城市还普遍存在环境恶化问题。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关于“十二五”的规划建议提出,城市规划和建设要注重以人为本、生态环保。您认为我们可以从哪些方面来努力呢?
  
  樊杰:我们可以对公共资源进行“空间管治”,使其得到合理配置。市场是资源配置的主要力量,但在某些时候,市场会失灵,特别是对水、土地等长期性、战略性、涉及整体利益的公共资源而言,完全依靠市场进行配置,可能会使这些资源向部分人群、企业和地区集中,影响整体发展。
  
  “空间管治”可分为三类。第一类主要针对那些大家都想使用的公共资源。以京、津、冀的水资源分配为例,张家口、承德等城市可能会说,我们的经济相对落后,需要发展耗水工业发展经济。但如果它们把水用光了,下游的北京和天津怎么办?但如果北京和天津大量使用水资源得到了发展,对张家口和承德来说又不公平。这就需要充分协调资源各方的关系,比如张家口和承德不能把水用完了,北京和天津也应给它们一定补偿。

    

    第1页/共2页  
  • 1
  • 2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