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亿高利贷吞噬开发商 东方航标演绎中小房企迷失悲剧

http://www.0731fdc.com 2012年02月09日

  湖南景上置业法人代表石湘中,这位仅开发过2个楼盘的开发商,此前籍籍无名。2011年8月18日,债务高企走投无路的他选择向警方投案,目前已被长沙市长沙县公安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刑拘。

  14.5亿元,这是记者12月7日从长沙县政法委了解到的目前石湘中一案已经查出的金额,这些几乎全部来自高利贷,时间跨度长达5年。

  11月25日,长沙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和司法局联合发布公告,要求涉案的约定利息超过法律规定的出借人,20天内主动到公安机关说明情况,上交非法所得。

  11月26日,长沙县纪委和政法委也联合发出通知,说该案中已查出有部分党员干部职工参与放贷,限令参与者在12月20日前上交非法所得。

  石湘中所开发的“东方航标”楼盘,经历民工讨薪、楼盘停工、业主维权、政府介入复工等一幕幕闹剧之后,结局依然有待观察。

  石湘中不是第一个被高利贷吞噬掉的开发商,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东方航标现象背后是中小房企命运的缩影,低门槛进入、低杠杆启动、高利息融资的模式将不可继续,中小开发商的转型已不可避免。

  楼盘风波不断

  12月7日,记者在楼盘现场看到有施工人员在忙碌,4栋房屋中已经封顶的1号楼开始拆除施工外架。施工单位高岭建筑公司东方航标项目部总工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承认,该项目8月份停工,在县政府动员下9月中旬复工后一度有三百来人干活的工地,在11月末又变成只有几十人。

  “因为出过这个风波,民工都担心干了活拿不到钱,所以要求每日结算工资,这给施工方极大压力,造成恶性循环。”总工室该人士如是解释为何进度趋缓。他还透露,11月28日还一度有200多位民工因讨薪封堵项目所在的开元路口。目前,原来干活的民工已经清退,现在的都是高岭建筑公司直派过来的,大都是老板的同乡。

  担心的不只是民工。东方航标的业主QQ群也一直在密切关注复工进展。12月5日,300多名业主又以聚集在广场的形式要求政府重视工程进度。

  项目部总工室该人士认为,年底才是最难过的时候,供应商材料款、民工工资等还需要一大笔钱。

  14.5亿高利贷始末

  “石湘中一案,目前已经查出的金额达到14.5亿,牵涉的放贷人约300多名,这一数字还在变化,侦查还没完结。石湘中个人的银行卡有100多张,五六十个干警在加班加点查案,调查的凭证要用车拉,估计案件全部侦查完后案卷材料会装满一间房子。”12月7日,在长沙县政法委,参与长沙县政府东方航标事务处置小组的一名成员向本报记者介绍。不过他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公职人员参与放贷的仅是个例。

  据他所说,石湘中从2006年以来就开始举借高利贷,但大规模行动都发生在2009年后。

  “2009年以前大概不到1个亿,其余十二三个亿都是最近这两三年欠下的,基本上都来自高利贷。”记者还了解到,借来的钱都不曾进入景上置业的账户,都是“体外循环”通过石湘中个人账户走账。为了借债,石湘中还私刻了6枚假公章。

  作为法人代表的石湘中,为何还要私刻假公章?这得从石湘中的另一笔债务说起。

  虽然名下有着开发公司、制衣公司等六七个企业,但石湘中并无多少资金。为了开发东方航标项目,他曾向湖南国大置业的老板李应国融资7000万元,并约定为月息4分。但李应国为保证借出款项的安全,要求以景上置业75%的股权为押,一旦石湘中无法还款,即丧失该部分股权。因此事实上石湘中目前股份仅为25%,景上置业实际控制人为国大置业李应国。

  本来就实力不足又遭遇宏观调控银根紧缩,银行告贷无门的石湘中,在高利贷的漩涡中越陷越深,瞒着大股东,私刻假公章对外高息集资,月息甚至高的达到3角、6角。

  而大股东国大置业目前也身份尴尬,据悉,大股东李应国正在跟长沙县政府密切接触,将在账务查清后接手项目。长沙县政府在9月份以东方航标项目二期未开发地皮为抵押借给2000万元的基础上,近日又从追回的非法放贷所得中拨付2000万元给施工方,这也使施工单位得以重新组织民工进场施工。

  12月8日,记者试图采访国大置业求证东方航标涉嫌非法集资详情及后续安排,但多方联系未果。

  金融改革亟待破局

  东方航标并非个案。据媒体报道,长沙近期就有“利璞·金立方”、“湘江700”、“可可小城”等多个楼盘因资金链断裂停工,其中常见高利贷的影子。

  中央公馆开发商湖南鑫泰房地产公司的法人代表胡正奇,比石湘中早几个月就被刑事拘留了,其所借款项也达2个多亿。

  “其实东方航标项目石湘中本身并没投多少钱,整个楼盘22万平方米开发成本估计也就5个多亿。目前开发的一期12万多平米,投入也就只需2亿—3亿元。开发商4栋房屋中的3栋基本都售完了,售楼收入有2个多亿。”前述长沙县政法委人士认为,石湘中本人并没有赌博等恶习,“他赚的钱基本上被那些放贷吃利息的人吞噬了,拆东墙补西墙,越补窟窿越大,最后无法收拾。”他透露,专案组目前已追回一部分放贷人的非法所得,约有几千万元。

  贷款无门,以高息融资的形式来发展,这种脆弱的运作方式不只是中小房企所采用,今年以来温州等地的多起中小企业主跑路现象,都凸显了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正规途径融不到钱,就催生了庞大的地下放贷业务,高昂的融资成本又加重了中小企业的负担,使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更加逼仄。

  在2011年央视年度经济人物杭州论坛上,中小企业、微利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也成为了一个热门话题,与会多位嘉宾均指出,针对中小企业,现行的金融政策亟待改革。或许,金融的改革才是抑制高利贷泛滥的有效方式,而中小房企自身的转型也尤为紧迫。

更多及时资讯可关注权威官网0731房产网 官方微博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